网站地图 | 网站导航 电影票房吧 - 一个分享最新最热电影的网站。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中国电影票房

题材新颖、脑洞清奇,这部片靠“六亲不认”赢得日本票房冠军?

2019-11-12 | 人围观

最近,一部片名荒唐、風格迥異的中二電影火瞭!在柏林、聖丹斯等電影節橫掃無數大獎。

獲得瞭日本票房冠軍。

在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放映時,同樣一票難求。

影片拍攝形式新穎、內核張揚,腦洞大開。

它就是今年最值得期待的日本電影、來自新晉導演長久允自編自導的——《我們是小僵屍》,又名《爸媽死瞭,我卻不想哭》。

導演用獨樹一格的電影語言,把觀眾帶入瞭一個絢爛繽紛卻又喪氣滿滿的世界。

ウィーアーリトルゾンビーズ我們是小僵屍聽名字,像是一部講僵屍的恐怖片。

但其實電影並不是恐怖片、裡面也沒有僵屍出現。

四個孩子,在同一天父母雙亡,成瞭孤兒。

命運仿佛對他們開瞭一個玩笑,用不同的手段奪走瞭他們的父母,然後又讓四個同樣遭遇的孩子相識。

四個失去父母的孩子在火葬場成為瞭朋友,因為他們都哭不出來。

哭聲連天的葬禮上,他們面無表情,唯一的感慨,居然是葬禮上的橙汁太難喝。

是什麼讓這幾個孩子這麼沒良心?答案隻能有一個:他們的親爹媽。

第一個孩子:小光傢庭條件好,爸爸是廣告制作人,媽媽是報刊記者。

滿屋子都是電動玩具,想要什麼東西父母都會滿足他。

但父母常常到深夜才回傢,把他一人扔在傢裡。

連飯也不給他做,隻是準備好瞭無數盒冷凍的意大利面,讓他自己加熱吃。

唯一陪伴他的,是遊戲機和魚缸裡的紅色金魚。

有一天,爸媽坐大巴車去采野草莓,卻在路上出車禍死瞭。

得知父母死訊的時候,他一個人在傢打遊戲,打著打著聽見電視上有新聞播報:“一輛旅遊大巴發生瞭翻車事故。

”小光看著新聞還在感慨:“真厲害!”下一秒就接到電話,死者裡就有自己的父母。

拉著爸爸冰涼的手,小光才想起來,自己對這雙手,根本就沒有溫熱的印象。

父母活著,對小光來說和死瞭沒什麼兩樣。

所以,父母是死是活小光根本無所謂。

第二個孩子:石井傢裡是開飯店的,父母經營一傢破舊的餐館。

父親因為母親懷孕瞭,迫不得已和母親結婚。

後來父親繼承瞭傢裡的小飯館,稀裡糊塗的活著,每天喝得爛醉如泥,最喜歡坐在飯館門口抽煙。

某天傍晚,石井騎著車回傢,看見天邊有很美很燦爛的晚霞,映紅瞭半邊天,他停下來駐足贊嘆:“哇!夕陽好紅啊!”等他到瞭傢,才知道,哪有什麼夕陽別樣紅,是傢裡的天然氣爆炸,火光沖天的紅。

原來是父親抽完煙,煙頭沒有熄滅,點燃瞭天然氣,砰!的一聲,父母就這麼走瞭。

石井想不明白,世界上有那麼多死不足惜的人,為什麼遇難的是自己的爸媽。

起火的時間,正好是他每晚回傢吃飯的時候,媽媽總會給他炒青椒肉絲。

而現在母親常給他做的青椒肉絲,他再也不想吃瞭。

從那天起,他就嘗不出味道瞭,就像他以後的人生也失去瞭滋味。

第三個孩子:裕樹傢裡沒有錢,隻有軟弱的媽、愛傢暴的爸、制造垃圾音樂的混子哥哥和啥也不懂的弟弟妹妹。

父親到處欠債,心情不好就回傢打老婆。

他為母親出頭,反被父親暴打一天,負債累累的爸媽不堪重負結伴懸梁自殺,後來連喪葬費都被債主拿走瞭。

弟弟妹妹去瞭孤兒院,哥哥不見蹤影,留下竹村獨自自己處理父母後事。

死瞭就省心不用負責瞭啊,真狡猾。

一點都不想哭。

最後一個孩子:鬱子是四個孩子當中唯一的女生傢境不錯、有教養、會彈鋼琴。

氣質出眾的她,總會吸引許多異性的註意。

父親寵溺她,母親卻對她心生厭惡,嫉妒她,說她到處勾引男人,讓她去死。

後來,鋼琴男老師也瘋狂迷戀她。

鋼琴老師叫她許願,鬱子隨口說瞭句:希望父母永遠消失。

不曾想,變態的鋼琴老師,真的殺瞭她的父母。

不應該實現的願望成瞭真,鬱子哭笑不得。

雖然很恨父母,但這一刻,她更恨自己。

經歷瞭不同傢庭悲劇的四個孩子本該感傷,但無聊是他們此刻共有的感知。

即使四個人湊到一起,最初也是徘徊遊走,瞭解彼此的故事交換對外界的看法。

無所事事的他們去情趣酒店睡得昏天黑地。

躲藏在那個空間有限的二人間,比回到娘胎還要有安全感。

哪怕明天是世界末日,他們都感覺自己能夠幸存下來。

付房費花光瞭他們身上所有的錢,在鬱子的指揮下,四個人在垃圾場組建瞭“小僵屍”樂隊。

巧合間,他們的演唱的視頻被一位星探發到瞭網絡上。

誰都想不到,小僵屍樂隊,火瞭。

他們簽瞭公司,因為父母雙亡的共性特征,被包裝成瞭催人淚下的賣點。

隨著小僵屍樂隊的走紅,這首專屬於他們的作品,也成瞭人人會唱的口水歌。

很快,他們準備發行自己的第一張專輯——《兇手是誰》。

看到這個專輯名字,網友、粉絲們很快就“來瞭勁”。

為瞭“正義”,鍵盤俠們攜手出征,把撞死小光父母的巴士司機人肉瞭出來。

最終,司機被網絡暴力逼到精神崩潰,留下一盤錄像帶後自殺瞭。

在錄像中,司機留下瞭這樣一句話:小光,我並不是你的終極大Boss,你不得不去的戰門其實是...是哪兒呢?司機沒有說下去,小光自己也不知道。

回到原來的問題——兇手是誰?殺死小光父母的兇手,的確是那個自殺身亡的司機。

但“殺死”孩子的兇手,卻是你,也是我,是冷漠到可怕的整個世界。

不負責任的父母,無比操蛋的社會,喪到地心的年輕人...其實這部電影的題材老套得要死。

青春殘酷物語這套東西,早就不知道被島國人民翻來覆去拍瞭幾千幾萬遍。

可是又不得不承認,這部片子的確讓人驚艷到爆瞭!搖滾樂、拼貼文化、快速剪輯、特殊視角...充滿想象力的視聽語言應接不暇,每一秒鐘,都是當代流行文化大雜燴。

飽和度高到近乎失真的色彩,讓這部喪極瞭的電影,具有瞭孩子般鮮活的想象力。

再配上別出心裁的構圖,分分鐘都想讓人截圖保存下來。

最讓人驚喜的,還是掌機遊戲一樣的結構。

兩個小時的電影,整整齊齊的被分為序幕、尾聲,和12個不同的關卡;孩子們並排走起來,就像遊戲機裡蹦蹦跳跳的像素人。

當然,浮於表面的形式不過是在舌尖上蹦躂的跳跳糖,這部電影真正抓人的地方,來自於背後細膩的情感。

結尾,小僵屍們解散瞭樂隊,做回瞭曾經最普通的孩子。

他們冒著大雨,來到小光父母出事的那條路上。

鬱子坐在遠處,朦朧的影子,讓小光想起瞭自己的媽媽。

小光大喊著,眼淚終於掉瞭下來。

原來,說著不在乎的那些,才是心裡最渴望,又最不舍的東西啊。

小僵屍們在喧鬧中大夢一場,現在,他們終於醒來瞭。

把遊戲機和父母生前沒有采到的草莓都埋在土裡,他們各自分頭,轉身奔向瞭一望無際的草原。

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比誰都喪,卻也比誰都酷。

它用最溫柔的尾聲告訴我們,除瞭一喪到底做厭世學傢,或是打正能量雞血逼自己前進,這個世界上,其實還存在著第三種生存方式:消解回憶,不談未來,回到生命的最源頭,溫和的活著。

喪和正能量,不過是兩個荒謬虛無的標簽。

隻要從容和淡定,每個人生關卡,一定都能過得很完美。

需要更多影視資源,關註微信公眾號“谷得電影”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