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 | 网站导航 电影票房吧 - 一个分享最新最热电影的网站。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中国电影票房

《双子杀手》北美票房扑街,只因遇到他

2019-10-19 | 人围观

《雙子殺手》在北美慘撲,要靠中國市場挽回一城。

原因當然有李安對票房的超然和電影多多少少的實驗性,但同檔期對手的強勁,也是一個重要原因。

對手中最能打的,自然就是這部一面世便席卷全球,還沒看,就要在豆瓣上打五星的《小醜》。

1超級英雄的故事代代更迭,反派的故事也同樣如此。

DC旗下的超級反派——小醜,作為流行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角色之一,他的故事從來都備受矚目。

小醜的魅力主要在於,這個角色所具有無可比擬的復雜性。

他殘忍中帶著幽默,瘋狂裡透露著優雅。

特別在《蝙蝠俠·黑暗騎士》這部電影中,希斯萊傑演繹下小醜,更是將他對人性計算的精準體現得淋漓盡致,令人嘆服。

以往的反派,多少還算有點原則。

小醜去搶銀行,去搞破壞,不為任何東西。

他隻是想通過一些極端的社會實驗,佐證自己內心的篤信的東西。

那就是,人性是經不起考驗的。

隻要輕輕一推,就會從光明墮落至黑暗。

換句話說,他自成一派的犯罪理念,以及頗具黑色幽默的犯罪手法,讓他超越瞭許多反派,成為一道怪異,又吸引人的風景。

讓許多觀眾前一秒還覺得他是十惡不赦的壞蛋,而後一秒,又會被他對社會,以及人性深刻的觀察和理解而折服。

而小醜的另一大魅力則藏在他的過去裡。

特別是在電影裡,我們不知道小醜從哪裡來,以及,為什麼要來。

出現為數不多涉及小醜過去的片段,也是從小醜自己嘴裡說出來真假參半的話。

他就像一個天生的犯罪大師。

2關於要不要揭曉小醜的過去,一直飽受爭議。

一方面,有影迷覺得,揭示小醜的過去會讓他和普通反派並無二致,並且整個角色的魅力也會大打折扣。

另一部分人則覺得,迷人的角色應該擁有屬於自己的起源故事。

其實小醜的起源在電影裡雖然沒有明說,但在漫畫裡早已出現。

他最早出現在1940年DC出版的漫畫《蝙蝠俠》首期中。

最初的設定,是一個扭曲卻頗具幽默感的高明罪犯形象。

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時候因漫畫審議局的規定,它被重新改成瞭一個單純娛樂大眾的搞笑型反派。

不過在七十年代初期,他還是再次回歸瞭他的黑色起源。

到瞭1988年,在知名編劇阿蘭·摩爾和畫師佈萊恩·伯蘭德創作的漫畫《致命玩笑》裡,開始正式交代小醜的起源。

原著裡的小醜名字叫Jack,是一位喜劇演員。

由於演的喜劇並不好笑,他的收入極其有限。

在他的妻子懷孕後,因為窮困潦倒,他迫不得已走上犯罪的道路。

在一次被蝙蝠俠追捕過程中,他失足掉進化學工廠裡的藥劑池。

雖然僥幸逃生,但是他容貌被毀,變成瞭白臉,紅唇,綠頭發的小醜形象。

最後因懷孕的妻子在一場火災中意外喪生,他精神崩潰,才走上瞭超級反派之路。

這個故事既交代瞭小醜的由來,也為他的來歷保留瞭解讀空間。

蒂姆·波頓和克裡斯托弗·諾蘭等多個導演都是從《致命玩笑》裡獲得瞭靈感。

基於這裡面的設定,為小醜創造出瞭許多經典的熒幕形象。

3對於小醜這個角色來說,今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。

關於這位超級反派的獨立電影——《小醜》,成為瞭首部入圍三大國際影展主競賽單元的超級英雄漫改電影。

它甚至還一舉擊敗其他類型電影,最終斬獲威尼斯電影節最高榮譽:金獅獎。

《小醜》的執行制片邁克爾·烏斯蘭在德國科隆CCXP動漫展上說:“漫畫改編的電影已經飽和瞭,《星際異攻隊》《死侍》出來時是與眾不同的,但這部《小醜》更是與眾不同,不像任何你看過的漫改電影,更像是馬丁·斯科塞斯的犯罪電影”。

這個獎項,可謂是對《小醜》商業和藝術性的雙重肯定。

主演傑昆·菲尼克斯(左)和導演托德·菲利普斯(右)領獎照《小醜》在10月4日歐美地區上映,各路影評人更是對這部電影贊不絕口。

“這不是一部DC反派電影,而是一個原創、充滿哲理的故事。

”豆瓣有4萬人給出瞭9.2的高分,相信這次是真的“已看過”瞭。

至少大部分是。

和以往的小醜電影不同,這部電影,講述的正是大傢所關心的小醜起源故事。

雖然故事框架沿用瞭原來漫畫和電影裡的基本設定,但是具體的情節,則全都是由導演和編劇原創的。

本片設定在上世紀80年代,小醜不叫Jack,叫Arthur瞭。

他是一個穿著小醜服裝在街上工作的,生活在社會底層的普通人。

他心地善良,想在公交車上扮鬼臉逗小孩開心,卻遭到小孩母親惡語相向:“不要再騷擾我的孩子!”盡管他每天都在勤勤懇懇地工作,但是還會無端遭到調皮孩子暴打。

他信任同事,卻慘遭陷害,因此丟瞭飯碗。

他富有表現欲,擁有夢想。

可是唯一一次登上舞臺演講,還被自己的偶像剪成視頻來取笑。

親情上,母親從小給Arthur取瞭一個小名“開心”。

他尊重母親,一直把這個當作自己的目標信仰。

盡管生活艱難,也沒有放棄照顧行動不便的母親。

然而最終他發現,就連親情這根精神支柱,也是假的。

自己一直悉心照料的母親,竟然從小虐待自己。

無法控制地發出笑聲這種疾病,正是童年時留下心理創傷的應激反應。

一開始他真的就和所有人一樣,有自己的夢想,也會試著樂觀接受生活帶來的考驗。

但是生活從來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。

沒有人會發現Arthur的失落和沮喪。

有的,隻是變本加厲的奚落和嘲諷。

Arthur並非不想過得像個普通人一樣。

他在深淵的邊緣也掙紮過。

Arthur在第一次失手殺瞭三個打他的韋恩集團的員工後,他沒有直接回傢。

他選擇在路旁的廁所裡,跳瞭一支想上臺表演的舞。

舞步是優雅的,悲傷的。

而人們隻會通過新聞知道,那個戴著小醜面具拿槍殺人的Arthur,是不可饒恕的。

而那三個韋恩集團的員工,卻可以隨意調戲少女,也可以隨意毆打發病時會笑的Arthur,不聽他一句解釋。

沒人會關心那三個人是否罪有應得。

這些接二連三的挫折,從各個方面徹底擊碎瞭Arthur的精神世界。

最終,他換上瞭鮮艷的橙色西裝。

在一堆帶著小醜面具的暴徒的歡呼和簇擁下,找到瞭自我。

Arthur變成瞭Joker。

“我曾以為我的人生是一場悲劇,現在我發現,其實是一場喜劇。

”隻有在小醜的世界,他才備受矚目。

4這部電影最出彩的部分,恰恰就是以質疑者們最擔心的形式呈現瞭——用最真實的視角,向所有人展示瞭男主角Arthur 從一個普通人,變成小醜的故事。

曾經拒絕瞭漫威超級英雄電影執導機會的評審團主席盧奎西亞·馬特爾,在頒獎禮結束後對《小醜》的獲獎原因進行瞭解釋。

“《小醜》不應該被簡單地歸類為一部類型電影,其恰恰對超級英雄電影和反英雄電影進行瞭深刻的反思。

影片揭示出,‘壞人’或者‘敵人’不是一個具體的人,而是整個罪惡的社會體系。

這部設定在‘哥譚市’的電影,不僅對美國、更對全世界都具有啟示意義。

”它為什麼沒有被毀?因為從一個普通人的角度來講,小醜也足夠的慘。

看著小醜,你可以感同身受。

這也讓《小醜》跳出瞭滿足影迷、致敬經典反派起源電影框架,為不瞭解蝙蝠俠世界的普通觀眾,也書寫瞭一部警醒人心的社會寓言。

讓Arthur變成小醜的,是整個冷漠、疏離的社會。

從另一個方面看,不管是以前的小醜角色,還是現在的小醜電影,試圖展現其內核,其實也沒有變過。

就像《小醜》裡男主角的全名Arthur Fleck一樣。

Arthur(亞瑟),象征著國王,代表著勇敢和積極地面對生活。

而Fleck則有斑點、污點的意思,代表著生活裡的茍且和黑暗。

把這兩個詞語組合在一起,其實是矛盾的。

像一個硬幣的正反兩面,預示著人性的復雜、多變。

對於每個普通人來說也一樣,“善惡的邊界從來都是模糊的”。

有曾經正直的人經不住利益的誘惑,走入歧途;有善良的人遭遇瞭社會的不公,轉而危害社會;但是也同樣也有人在深淵的邊緣得到救贖。

每個人都會有需要被拯救的時刻。

每個人也都有拯救別人的機會。

在普通人的世界裡,沒有超級英雄。

隻是希望你,也能成為給別人的世界裡帶進陽光的那個人。

用關愛和溫暖,驅趕別人心中的“小醜”。

标签: